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作者这样处理文章好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7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楚天科技:鸿通投资、伯兄资产等14家机构于7月19日调研我司,相敬如宾,尊重编辑对自己文章的处理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山东大学《文史哲》编辑部收到季羡林先生寄来的论文《清朝的甘蔗种植和制糖术》,负责处理这篇稿子的李平生阅完稿子后感到有点为难,全文9万字,《文史哲》刊出稿每篇最长两万余字;该刊采用稿要求有思辨性,这篇论文以史料为主。若采用,就要压缩去7万字,对于一个学人来说,论文中的每一个字都是凝聚心血的成果啊!大尺度删改,对季羡林这样的学术大家是不够尊重的;若不采用,将论文退回去,既与《文史哲》秉持的“扶植小人物,延揽大学者”的办刊原则相悖,对季先生也是大不敬。经过思考,李平生通过编辑部与季羡林先生沟通,季老很快回话,能在《文史哲》发稿是荣幸,无论怎么改也不反对!约半个月后,季老又转来压缩的稿子,仍有4万字。李平生又将其再压缩去近2万字,该稿在《文史哲》1996年第4期刊出。

  善将风物放眼量,设身处地为编辑着想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一家青年报刊出孙犁的一篇短文,题为《改稿举例》。文中写他近期被报刊采用的3篇稿子,编辑删改他稿中“横生枝节”或“不伦不类”的词句,帮他“改正写错的字、用错的标点符号”等等。他说这是编辑对自己的“难得匡助”,诚恳表示感谢。孙犁是享誉国内外的著名作家,长期担任天津日报文艺副刊编辑,他笔耕甚勤,除“文革”十年被迫停笔,经常有文章见诸报刊。他写《改稿举例》,不举自己编辑中处理别人稿子的例子www.bc5a9.cn,却以自己稿子被编辑修改为例,毫无隐讳地暴露自己稿中的用词失当和错字等。还把文章寄给青年报社,其良苦用心是现身说法,引导青年作者端正态度,欢迎编辑对自己稿子的删削修改;同时告慰编辑,对他们为他人作嫁衣的辛苦,作者是理解、感谢的。

  写文章坚持真理,发文章慎之又慎。通过阅读大量资料,笔者了解到主席处理自己文章的一些令人尊敬的做法。简要说有两点:一是“刚”,对已审定编入选集的文章,不准再删改。1954年3月,英国总书记波立特给中共中央来信,提出要在英译本《选集》中,删去《战争和战略问题》一文的头两段内容,理由是其中“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,是战争解决问题”的论断,“并不适用英国”,而且“会给我们在美国的同志招致很多困难”。没有同意,在回复中表示,“该文件中所说到的原则,是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,并不因为国际形势的变化,而须要作什么修正”,如果不合适英美读者,该文“可不包括在选集内”。也就是说,论述武装夺取政权的文章,宁肯不收入在西方发行的《毛选》内,他也不愿删改。为什么?这个论断是从大革命失败后血的教训中得出来的,如果为了迎合域外读者而让步删节,反倒显得对中国革命经验的总结不那么自信了。二是“柔”,对文章爱得深而又严要求。1961年,新发现写于1930年的一篇文章,题为《调查工作》,他如获至宝,“这篇文章我是喜欢的”,“过去到处找,找不到,像丢了小孩子一样”。1964年,《调查工作》编入《著作选读》,他把标题改为《反对本本主义》。愿写文章的人都来借鉴毛主席的做法,让广大读者少读点可读可不读的文章。

  • 江苏省苏科仪表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电磁流量计,涡街流量计,涡轮流量计,孔板流量计,金属转子流量计的厂家。我公司拥有一批从事研究电磁流量计,涡街流量计,涡轮流量计,孔板流量计,金属转子流量计的研究人才。本公司将以优质的产品,优惠的价格,欢迎新老客户诚信合作,共创辉煌。